遼寧分社正文

笑場吐槽大會形成矩陣 脫口秀行業能否產生喜劇天團

齊魯晚報 2020年03月11日 09:34

  作為全國首檔脫口秀專場演出節目,《笑場》目前播出了兩期節目。李誕作為推薦人在節目里穿針引線,已經出場的嘉賓有呼蘭、思文、程璐,接下來還將有Rock、張博洋、梁海源和龐博。熟悉笑果文化節目的人都知道,他們是《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中的熟臉。而《笑場》的創新之處,除了專場表演的形式讓脫口秀更具專業性之外,節目對于脫口秀的行業發展也更有了使命感。

  如同德云社為相聲撐起了一片天,笑果文化也憑一己之力為國內的脫口秀表演開路,如今已經有了《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笑場》等矩陣節目群,并且還有線下的劇場演出和短視頻直播等。要說笑果文化能夠打造出一個“脫口秀宇宙”或許還有些夸口,但要說他們能打造出一個脫口秀的小星系,還是指日可待的。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劉雨涵

  “拼盤散裝”

  變個人專場

  幾平米的圓形舞臺,一支話筒架,一個高腳凳,臺下是緊密圍坐的觀眾,沒有LED屏,沒有炫彩的燈光,有人評價說,《笑場》的這舞美也太寒磣了吧。但是這樣簡單的布景,倒像極了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中,女主角米琪最初在酒吧中演出脫口秀的場景,十分復古和地道,借用一個網絡流行梗形容就是,“有內味了”。

  不同于《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的“拼盤散裝”表演,《笑場》作為脫口秀專場演出每期只有一兩個主咖,表演時常也從之前的十分鐘左右擴展為二十多分鐘。

  《笑場》第一期的表演嘉賓是呼蘭,在二十多分鐘的表演里,呼蘭基本做到了每句都能拋出引發爆笑的梗。首先是連拋“地域梗”,“好多人說我是四川人,長得像大熊貓”“我讓大家猜猜我是哪兒的人,一個上海大爺說,你是外地人吶”。然后感嘆自己到現在東南西北還分不清楚——《戰狼》《紅海行動》里頭去救人的時候能準確報出方位,要是自己去救人,“你坦克打個雙閃行不行”。對于自己程序員的職業身份,呼蘭的調侃也是信手拈來。“出來演出觀眾問,你格子襯衫呢?洗了,別問”“程序員最牛的不是頭發油的,最牛的是沒頭發的”。而呼蘭的隱藏身份其實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精算碩士,“這不也出來說脫口秀了嗎,學了這么多年,沒算到有這么一天”。

  看似一氣呵成的二十多分鐘的表演,其實創作并不容易。有著正職工作的呼蘭只能利用每天上下班坐地鐵的時間過段子,一周下來才能創作三五分鐘的段子,而要攢成二十多分鐘的專場表演,難度可想而知。作為一個脫口秀新人,呼蘭從事脫口秀表演才短短兩三年的時間,但是在《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節目中已經是大放異彩。呼蘭的出現讓李誕評價說,“這個行業還是有天才的”。尤其是呼蘭在《脫口秀大會》第二季中拿到第四名的成績,很多人還在為他抱不平,認為他應該是冠軍的候選人。

  當然呼蘭也有著很大的劣勢,比如于謙當初就在節目中點評說呼蘭的“氣口不行”。觀眾更是形象地評價說,呼蘭說脫口秀的時候好像是“嘴里燙著了”,上氣不接下氣感覺要窒息,“好怕他會暈過去”。李誕在《笑場》里說,呼蘭寫的脫口秀文本連標點符號都沒有,這大概是他表演時氣喘的原因。不過這反倒也成了呼蘭的標志性風格。

  下一站

  “喜劇天團”

  《笑場》的第二期是程璐和思文的夫妻專場。程璐不介意將自己“把軟飯硬著吃”的形象發揮到底,“剛跟思文在一起的時候,雖然我個頭不太高,但是我也沒有工作。這轉折很強烈啊。”而思文是靠在《脫口秀大會》第一季里,將自己老公稱為“睡在上鋪的兄弟”一戰成名。在《笑場》里,思文繼續發揮自己女性思維的表演優勢,將養生、整容、婚姻等話題網羅笑談。

  《笑場》的開頭和結尾,對嘉賓和脫口秀行業進行了一番點評和討論。與《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的單純逗樂相比,《笑場》顯得多了一份行業責任感。李誕在節目中說,現在國內真正以脫口秀為生的人還是很少,“專職做這一件事能夠活得比較好的話,(脫口秀)就是成功了”。

  從美國電視節目誕生而來的脫口秀在國內的起步,應該要從2012年播出的綜藝節目《今晚80后脫口秀》算起。那時王自健是上臺表演的主咖,李誕、池子、王建國還是幕后的寫手。現在王自健在電視劇《安家》里扮演王子健,而李誕他們則從幕后躍到了臺前,揮起了國內脫口秀的大旗。

  稍微對脫口秀行業有所了解的觀眾會知道,《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笑場》的幕后推手都是笑果文化,李誕是這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李誕在《笑場》的節目里說,笑果文化的成立是要挖掘國內的脫口秀人才,“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來都挺沒信心的”。隨著《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受到關注,才算有了一些眉目。而觀眾所熟悉的那些脫口秀演員——暴躁的卡姆、冷幽默的Rock、愛造諧音梗的王建國等,都是笑果文化的簽約藝人。再加上旗下的呼蘭、思文、程璐等人,笑果文化在脫口秀的內容輸出和人才輸出方面成為國內的領航者。

  笑果文化之于脫口秀,讓人不免聯想到德云社之于相聲。于謙還擔任了《脫口秀大會》第二季的導師,他說,脫口秀和相聲殊途同歸。雖然一個是從美國舶來的單人喜劇,一個是講究說學逗唱的傳統曲藝,但是兩者在表演方式和內容思想上還是有著很多相通的地方。德云社已經在飯圈女孩的加持下變身“最強男團”,笑果文化依靠旗下的一系列脫口秀節目和簽約藝人,也許很快就能成為下一個喜劇天團。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南昌麻将单机下载 甘肃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风流少妇三级片 广东36选7基本走势走图 高清a毛片欧美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走 足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重庆时时彩 山东的十一选五图 山东山东十一选五走 上证指数是什么开头 幸运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青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