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分社正文

疫情下影視營銷公司或將大洗牌,兩條出路擺眼前

新京報 2020年03月11日 15:30

  劇集播出和備案數量均減少、綜藝節目招商不易且難有爆款,2019年本就是影視行業的“小年”。剛進入2020年就遭遇疫情的沖擊,讓仍在“寒冬”守候“春天”的影視行業雪上加霜。而相較于上游的影視制作和藝人經紀公司而言,處于影視產業鏈下游的宣傳營銷公司的日子更加艱難。

  新京報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發現,大多數影視行業的宣傳營銷公司的負責人都對2020年的前景感到擔憂,擔心項目收益不足以覆蓋人力和房租。有的公司已經出臺了裁員或減薪的計劃,也有的公司已經準備關門結業。

  影響:入不敷出,頑強求存

  京和文化傳媒負責人林樹京向新京報表示,其實每年春節后的一兩個月都是宣傳營銷公司的平淡期,各方面的業務都不多。這段時間的寶貴在于“耕種”,公司運營的規劃、團隊的整頓、業務的選擇和洽談等,都在這個時間段進行。“所以目前說疫情的影響,都是預判,但這種近在眼前的預判會讓你覺得來勢洶洶又無能為力。”

  林樹京透露,宣傳公司首先要面臨的就是入不敷出的問題。因為宣傳公司的資金基礎相對于影視公司要薄弱太多,加上屬于勞動密集型企業,人力成本支出很大。如果疫情延續,宣傳公司沒有項目收入來源支撐的話,估計有不少會扛不住關門。“另外,宣傳營銷公司也可以說是公關公司,很多業務都是跑出來的。這一兩個月業務洽談的缺位,會直接導致后面無活可干的窘境。”

點擊進入下一頁

京和傳媒的宣傳項目。圖片來自網絡

  袁琪(化名)就是一家準備關門結業的影視宣傳公司的合伙人。她告訴新京報記者,關門結業的想法在去年(2019年)年底就有了,這次疫情沖擊只是加速了這一決定。“公司日常有十多位員工,每月的人力成本加上辦公場地租金有十多萬的支出。但從去年開始接到項目數量越來越少,已有項目的結款也很慢,入不敷出,也看不到好轉的跡象,幾位合伙人都已經萌生退意。”袁琪說,本來年前接了春節檔一部電影的分包宣傳,還談了年后要播的一部網劇的部分宣傳,但疫情一來,電影撤檔,上映日期待定,網劇也表示低調上線就好,砍了大部分宣傳預算。“這兩單沒有之后,我們一致決定在今年5月房租到期后結束公司。”

  應對:裁員瘦身,另覓出路

  面對比2019年更難的局面,有宣傳公司選擇結業,也有宣傳公司選擇減薪或裁員。林樹京透露,京和傳媒在春節之前就進行了一輪裁員,“裁員不只是為了節省支出,也能讓團隊更加精煉,在應對大風浪時更從容。近期如果兩個月內業務沒有進展,京和也會考慮減薪的舉措。待疫情結束、業務正常運轉時,再來彌補員工的損失。”

  他還表示,目前已經考慮在傳統業務領域降價。“創業五年來積累了很多的成功案例,所以前兩年我們的報價確實要高出行業水平一些。為了讓資金快速流動起來,也讓公司在業務選擇上有更大空間,我們會有降價促銷的舉措。”除此而外,拓展新業務也是一種應對。“2020年我們計劃與多位業內知名造型師、化妝師和攝影師展開深度捆綁合作,建立藝人形象工作室。同時也與兄弟MCN公司展開深度合作,建立了公眾號和抖音KOL聯盟,抱團取暖共進退。”

點擊進入下一頁

  藝人或演藝組合的宣傳都屬于營銷公司的工作范疇。

  目前在成都家中辦公的文案策劃Lulu告訴新京報,她所在的新媒體宣傳公司去年業績欠佳,今年開年更是慘淡,已經確定會合并到母公司的新媒體部。“瘦身”伴隨而來的就是裁員。“項目減少的情況下,文案策劃的崗位也不需要那么多人。自我衡量了一下,也算不上公司最核心的員工,被裁掉的話也有心理準備。”Lulu說,目前公司派給她的工作是把之前項目的結案做好歸類,這基本上是讓交接工作的節奏了。“如果被裁,就在老家休息一段,接下來打算報個新東方,申請去國外留學。”

  行業:重新洗牌,多元經營

  這一輪疫情的沖擊,將給影視宣傳營銷行業帶來什么樣的改變?袁琪和幾個合伙人,還有一些業內的朋友一起復盤檢討,為什么會走到關門結業的地步。“疫情和影視寒冬,都不是主因。真正的原因,一個是起步晚了,沒有趕上影視宣傳行業的風口,失去了做強的先機;另一個是在影視行業熱火朝天的那段時間,滿足于在自己擅長的領域活兒接不過來的狀態,滿足于停留在安全區,沒有危機意識,失去了轉型的機會。”在他們看來,經歷了這一輪關門裁員的大洗牌之后,未來的宣傳營銷行業會有兩種主要業態。一種是業務不限于影視行業的專業PR公司,比如奧美;另一種是專注于影視行業的頭部宣傳營銷公司轉型成為影視全產業鏈的參與者,參與到電影、電視劇、綜藝節目的投資、制作、發行、宣傳的各個環節。

  林樹京也認同,在行業不景氣和疫情的影響下,宣傳行業勢必會迎來一輪大洗牌,一些大公司可能會縮小規模或轉移業務主線以應對艱難,一些小公司可能會面臨倒閉。但他表示,恰恰是2019年宣傳行業的整體滑坡,客觀上也讓大家在面對行業不景氣,包括面對不可預計的疫情時,已經做好了一些應對準備的工作。很多宣傳營銷公司在2019年就已經意識到堅守單一的宣傳業務的風險,并已經開始嘗試各種可能性。“風浪過后,都會重生。相信重生后,大家做的業務會更加多元,同行們會發現彼此身上的鎧甲更加厚重,尖刀也更加鋒利。”

  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河内5分彩代理 哪家证券公司支持配资 股票配资世界 劵商推荐恒瑞行配资! 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利好吗 东方财富上证指数吧 1分11选5复试全天计划 1996公牛vs魔术 东京热大乱交2012种子 匠心智策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拍摄av电影的日本女优为什么不害羞 武汉按摩保健服务 江西多乐彩 河内五分彩软件下载 我说日本av女不如中国女人漂亮竟然有人找 西宁沐足技师新招聘